试管须知
当前位置:主页 > 试管须知 >

代孕时被熊孩子撞到肚子,我痛苦流产,他家人

来源:http://www.camlly.cn  日期:2019-06-11

  原标题:代代孕时被熊孩子撞到肚子,我痛苦流产,他家人的话把我气疯

  

  终于搬到新家了!我和家保收拾了半个多月,才彻底安顿下来。

  新家的环境好极了,我们满意得无以复加。家保最中意客厅的视野,天气好的时候极目可见市郊的大海,而我最中意的还是小区里那个小广场,因为——这下终于可以试飞我的遥控飞机了!

  这个红色的小飞机是公司年会的奖品。我这人不是那种轻易中奖的体质,所以这个玩具飞机恐怕将会是我这辈子中过的最大一个奖了!当时抽奖结果出来,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二等奖几个字后面,我真是高兴得要哭了。后来我在官网查过价格,要一千多块!

  搬家的时候家保说:这么大的盒子不好搬啊,要不扔了算了!

  我瞪他一眼:你敢!

  家保就一边躲一边嘿嘿地笑。

  原来住的小区院子太小,为了个玩具专门跑到公园去又有些难为情,所以这飞机我还一次没有试飞过。

  那天是个星期天,天气好极了,没有晒得人头晕的太阳,也没有一点风。午饭后,小区的广场里空无一人。我拿出飞机,小心翼翼地摆弄了几分钟,就能让它围着我转圈了。

  我真没看到那个小孩是从哪里出来的。可能有三四岁吧,我猜小孩的年龄一向不准。

  虎头虎脑的一个小男孩,剃着桃心头,还留着一个长长的小猪尾巴辫子。他的目标很明确,直直冲着我的飞机就过来了。我怕伤到他,赶紧让飞机飞高了些,小孩就围着飞机转。

  说实话我挺不高兴的,看了看也没有大人跟着他,就往一边走,想着离他远点。走了几十米吧,我看不到他了,就又投入到飞行技术的研究中去了。

  突然什么东西打在了飞机上,飞机一下从两米多高的空中落了下来,螺旋桨也摔掉了一个。我回头一看,那小孩正拍着手大叫:噢!打中啦!他的手里还攥着几块小石头。

  我气极了,冲着他吼:你是谁家小孩啊?有没有人管啊?

  小男孩听了,愣了三秒钟,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启了鬼哭狼嚎模式。

  我没理他,检查着我的飞机。

  一个尖利的女声在我身后响了起来:瑞瑞,哎呀,小孙孙,你怎么坐在地上?谁欺负你了?

  我一回头,在电梯里见过几次面的那个爱穿枚红色衣服的大妈正拍着小男孩身上的土。

  小男孩一边大哭,一边指着我:她,她打我,还推我!

  猛然间我就被推了一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妈身手着实矫健,她说:你是不是人啊?打这么小的孩子?

  我爬起来跟她解释:我没有打他!你看,他弄坏了我的飞机,我就是吼了他两句。

  大妈说:我们宝宝是三代单传!从生出来没人敢大声跟他说话!你是什么东西?你吼他?

  我说:你这人怎么不讲理?你家孩子弄坏了我的飞机!

  大妈说:一个破烂玩具!弄坏了我给你赔!你把我家孙子打坏了你赔得起吗?

  我说:我真没有打他!我根本就没有碰他!

  大妈说:真不要脸!这么小的孩子会说谎吗?会赖你吗?

  我气得一阵头晕,正在这时,我看到家保穿着睡衣,急匆匆跑了下来。他护住我,正要跟那大妈理论,突然语气就软了,他说:三表姑,是你啊!

  大妈也是一愣:这是……家保?

  原来这大妈竟是家保的亲戚。家保说,她还来参加过我们的婚礼,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我再次解释:我真的没有打你家宝宝!

  三表姑说:算了,你肯定也不是故意的。

  我又急了:我没有打他,走,我们看监控去!

  三表姑说:没事没事,你也没有打坏他,男孩子皮,敲打几下没关系的!

  说完带着她的宝宝走了。

  我在后面喊:我没有打他!

  三表姑头也不回。

  我和家保跑到物业办公室,没有人上班。家保说,你这人真是的,跟个小孩子动什么手!飞机坏了老公给你再买一个嘛!

  我瞪圆了眼睛问他:章家保!你觉得我要是打了他,我能跑来查监控吗?

  家保说:广场那儿没有监控,这个小区的监控就是我们公司做的。走吧。

  我不信,要等着,家保就拎着我的飞机残骸走了。

  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多,物业才来了一个值班的人。他慢腾腾打开电脑,鼓捣了半天——果然小广场那里是监控的死角,没有一个摄像头能给我作证。

  太阳已经出来了,小区里推着婴儿车的人们也都出来了,我一个人从物业慢慢往回走。我低着头,不想让人们看到我在哭。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家保为什么就不相信我!

  我走过那片健身器械区,很多大妈正盘踞在那里。突然,我听到一个声音说:哎哎哎,这个人好像就是动手打李姐家小孩的!

  还有一个说:天哪,看着还挺体面一个人!

  又有人说:以后可得把孩子看紧些,现在真是什么神经病都有!

  我停住了,看向她们。没人说话了,人们都躲避着我的直视。我站了一分钟,又往回走,还没走远,窃窃私语又开始了。

  在电梯里我就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

  回到家,家保正在打游戏,他连头都没有回。我倒在床上,想着怎么才能证明我的清白。

  突然楼上传来一阵噪音,好像什么东西在地板上拖,连戴着耳机的家保都听到了,他冲到卧室:我X!地震了吗?哎,你怎么哭了?

  我们面面相觑,楼上的噪音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家保穿好衣服,跑了上去。

  五分钟后,他垂头丧气地回来了。一进门,就说:你这脾气真要改改了!唉!

  我问:怎么了?

  他说:我们不是一直以为楼上没住人吗?原来楼上这间就是我三表姑家的房子!

  我说:那噪音是怎么回事?之前怎么就静悄悄的?

  他说:他们家瑞瑞在玩那种滑滑车。

  噪音停下来了。

  我问:你说你三表姑是不是故意的?

  家保说:后悔了吧?

  话音未落,滑滑车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说:不行,我得去找她们!

  家保说:也好!你好好道个歉啊!

  我转过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家保说:三表姑还不是因为你打了瑞瑞生气,你好好道个歉,她肯定就不让瑞瑞在家里玩滑滑车了!

  我大吼:我!没!有!打!他!

  家保说:好好好!没有没有!不道歉了啊。我们出去吧,现在是周末,也不能不让人家家里有动静啊。我们出去转转,啊?

  我和家保出门吃了晚饭,看了电影。回来后,再没有噪音了。

  晚上十一点多,我们刚睡下,突然巨大的电视声从楼上传来。我们大眼瞪小眼听了十分钟的魂断蓝桥,声音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家保终于一跃而起:我操!

  他又穿好衣服跑到楼上去,过了一会儿,跑下来,说:不给开门。

  我再也受不了了,穿好衣服跑上去就砸门。砸了十分钟,把对门的砸出来了。一个戴眼镜的瘦弱男人,说:你神经病啊?

  我解释说;我是这家楼下的,他们家电视声音特别大,吵得我睡不着觉。

  眼镜男听了一会儿,说:是有点声音,不过我们家关上门是听不到的。你不要再敲了,再吵我就报警了!

  我和家保一夜没睡,听完了电影频道的四场电影和无数广告。

  第二天电视声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班都没有去上,跑到物业去查那个三表姑的电话。

  打过去,她亲亲热热地说:是家保媳妇啊?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啊,是不是我忘记关电视了?哎呀,我老年人听力不好,电视声音大一些很正常嘛!哦,我们一家去旅游了,对,可能一两个星期回来吧,真是不好意思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把三表姑的话转述给家保,他听了半天没说话。我打了110,接电话的说这事还是找物业,他们不管。我跑到物业,还是昨天那个人,他说,我们管不了,找警察!

  晚上家保下班回来,神神秘秘拿出两个盒子——防噪音耳塞。我们俩戴上耳塞,都听不清彼此说话了,全靠微信打字交流,不过晚上确实能睡着了。

  过了两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左耳朵疼得我差点跳起来。家保一看,我的左耳朵起码肿了有两倍大!他试着拔了拔耳塞,卡在里面出不来了,只好又请了假跑去医院。

  大夫涂了油再拔,耳塞出来的同时带出一大块血嘎巴。大夫说,再来晚些你就要聋了!

  我顶着裹得像伤兵一样的脑袋跑到公司,大家都围了上来。听了我的遭遇都深表同情,讨论了半天一致认为我应该先找个宾馆住几天,起码先把伤养好。

  过了一会儿,隔壁办公室一个不太熟的同事给我发来个链接,我一看,顿时感觉发现了新大陆:一个叫“震楼神器”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个装在屋顶的振捣机,功率惊人,专治楼上吵闹!

  我点开评价,越看越解气。跟店主聊了聊,他出主意说两室一厅的房子,两个卧室都要兼顾啊,你买两个我给你打八折!马上下了单,当天送到!

  花了两百元找了个安装工人,他一边把膨胀螺丝打进房顶,一边跟我聊着天,说这已经是他安的第四个“神器”了。还说这东西效果可好了,警察也管不了,用不了几天楼上的坏邻居就会乖乖妥协!

  安装好了,工人打开开关,一阵低沉的震动声传来,我说,这并不很吵啊。工人说,这就是设计的人的聪明之处了,咱们自己家里不吵,只有楼上的坏蛋家里才吵!

  不料晚上家保加完班回来,看到我这得意之作竟然大发雷霆。他说都是亲戚,以后让他怎么做人啊,让我快拆掉。

  我问:你那个三表姑这么欺负咱们,她想到你是她的亲戚了吗?

  家保说:这事还是你惹出来的,你要是不打人家家孩子,能有这些事吗?你还是跟她道个歉吧!

  那一刻,我望着家保不停说话的嘴,突然觉得我的生活就像一个笑话。一直以来,我对于未来的设想,每一句里面,家保都是主语。可是那一刻,我突然开始幻想没有了家保的日子是怎样的。离开这里,至少就不用一回家就听电影了吧?

  我问:家保,我没有打那个孩子,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

  家保说:人家奶奶都看见了,你怎么还想抵赖?

  我说:她看见什么了?那孩子哭了她才过来的。

  家保说:孩子怎么突然就哭了?

  我不说话了,我终于发现,这件事我永远都不可能解释清楚。

  过了十几天,三表姑回来了。我出电梯,她进电梯,迎面相遇。她抱着瑞瑞,亲热地问我:家保媳妇啊,你怎么脸色这么差?没休息好吗?

  我挤出一个笑容,心想,今晚咱们再叙旧吧!

  晚上回家,电视声没了,滑滑车的声音取而代之。

  凌晨三点,闹钟准时响了。我依次打开两个“神器”,不到三分钟,门就被砸得山响。家保要去开门,我急得脱口而出:章家保,你今天要是开门,咱俩就离婚!

  十分钟后,三表姑开启了骂街模式。我们这层楼的人都被骂了出来,可是没有一个人是她的对手,不到三个回合都回了家关起门。

  我把音乐声开大,关上卧室门。家保也不睡了,戴上耳机开始打游戏。

  过了半个小时,警察来了。家保血红着眼睛打开门,一边问我:你满意了吧?

  三表姑要打我,两个警察拦住了。他们围着两个“镇楼神器”转了一圈,一边参观一边啧啧赞叹,然后说这东西是私人财产,他们无权干涉,我们的问题还是协商解决。

  警察走了,三表姑也被他们拉走了,说好了我先把“神器”关了,明天去派出所谈。

  三表姑上了楼,除了门轻轻响了一下,再没有别的声音。

  我终于躺在床上安安稳稳睡了几个钟头,早上起来,楼上又恢复了好像没住人的感觉,静得一丝动静都没有。

  第二天晚上,我买了几斤家保爱吃的鱼,高高兴兴回了家,准备庆祝我的胜利。可是一到家,我就傻了——我的“神器”不见了!两个都不见了!只剩下几个膨胀螺丝的孔眼。

  我大叫:章家保!你给我滚出来!

  雅丽,你瞎喊什么呢?一个人从厨房走了出来。天哪,是妈妈!

  我懵了:妈,你怎么来了?

  妈妈说:不来就这么看着你闹下去?你是要闹出人命来才甘心?

  我一言不发。

  妈妈又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会做人呢?就道个歉请顿饭的事,让你闹成这样!

  我说:妈妈,我真没有打那个孩子!

  妈妈说:我还不知道你?你四年级的时候踩死了那两只小鸭子,非说是隔壁家那个小姑娘干的,你的光荣历史还用我帮你回忆吗?

  我说:小鸭子是我踩死的,但是我真没打那个孩子!

  妈妈笑了,她说:真是死犟!

  我哭了:我没有打,就是没有打!

  妈妈说:你有什么证据?傻孩子,这种说不清的事,都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好,你倒往大里闹!

  我到底还是给三表姑赔了情。在饭店请了一桌,爸爸妈妈、公公婆婆还有三表姑一家都来了。我给她敬了酒,看着她脸上那假笑,没等她把酒咽下去,就一阵阵反胃。我冲到卫生间,吐了个昏天黑地,妆也哭花了。

  那以后,楼上再也不玩滑滑车了。偶尔在电梯里遇到,家保在,我就跟三表姑点点头,不在,我就对她视而不见。

  过了大半个月,有一天,单位发了牛奶和鸡蛋,我两只手拎得满满地进了电梯。冤家路窄,电梯正要关门,三表姑一只大脚先从外面伸了进来,接着那个死孩子瑞瑞就跑了进来。他看到我一愣,然后清清楚楚说了一句:小婊子!

  我再也受不了了,我猛然间把牛奶和鸡蛋都砸在了瑞瑞身上。三表姑也傻了,她愣愣地看着我,突然瑞瑞后退两步,一头冲着我撞过来,正撞在我的小肚子上。

  浑身突然就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只剩下小肚子的疼,仿佛是个漩涡,把我整个人都吸进去了。

  三表姑和瑞瑞还在围攻我,我的头发被抓住,脸被按在地上,被抓、被挠。不过,和小肚子的疼比起来,这些我几乎感觉不到。终于电梯开了门,一个陌生的大妈站在外面,她尖叫了起来,说:快停手,好多血啊!要出人命了!

  果然出了人命。而这次三表姑的话彻底把我气疯了。(原题:《芳邻》,作者:红酥手贱。版权属于【每天读点故事】,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